• <nav id="ayceo"><code id="ayceo"></code></nav>
  • <xmp id="ayceo">

    至頂網 | 杰和科技的服務器發展之路

    2018-01-02 16:57:27

    第九屆中國云計算大會上,深圳市杰和科技發展有限公司產品經理鄭茹冰作為嘉賓接受了至頂網記者的專訪,并對杰和科技服務器技術發展規劃向大家進行了介紹。

     

     

    深圳市杰和科技發展有限公司負責服務器產品線的產品經理 鄭茹冰

     

    杰和科技是成立于1999年的國家級高新技術企業,它位于深圳市,從1999年成立以來,它的前期主要是從事一些板卡類相關的業務。從2012年開始我們逐步地開始轉向服務器相關業務的研發、設計包括生產、銷售。從2012年至今杰和科技在服務器市場已經有五年的基礎。

     

    杰和科技是如何看待新近公布的2017年Q1的服務器市場報告的,對于目前的服務器市場有什么樣的觀察?

     

    鄭茹冰:從最近幾年的IDC的報告來看,我們都可以注意到很明顯的趨勢,逐漸的這些服務器廠商,你會發現它的集中度越來越高,我們在前些年可以看到歐洲的廠商,日本的廠商,現在這幾年看,我們基本上只會看到美國的廠商以及大陸的廠商。而且從整個的趨勢來看,我們會發現國外的廠商在國內的X86服務器市場整體來講還是節節敗退,不管是策略性的,還是真的被打敗了,起碼整個市場份額還是處于非常大的下滑的趨勢。

     

    我們看到的情況,全球在2016年的X86市場整個增長的趨勢不到一個點的情況,而我們在國內的X86市場,整個增長達到了百分之二十幾,可以說在中國市場上,X86在全球市場是一枝獨秀的狀態。其中有一些原因是我們國家這幾年云計算概念一直比較活躍,相信正是由于這個概念,帶動了整個服務器的銷售,而這一塊對于很多的中小企業來說的話是一個很好的利好。為什么這么說?因為從前在云計算并沒有大規模發展的前提下,可能很多的中小企業,它需要用服務器的時候,必須投入很大的一個手續費用,去購買這一套設備過來?,F在這種云計算的前提下,可能在它的資金不足,或者是沒有必要的情況下,它可以去選擇,去購買這些云計算的服務,這樣子對于中小企業的初期在它資金緊張情況下,省了很多的前期投入成本。

     

    在這些服務器市場報告中,4路和8路,這種高端X86服務器成為這些廠商爭奪的焦點,站在杰和的角度怎么樣看待這樣一個現象?

     

    鄭茹冰:我們可以看到整個的中國市場,剛才講過了,它實際上在2016年,包括2015年整個國內市場份額的增長,或者叫出貨量的增長,銷售額的增長,都是領先于世界全球水平的,而且是大幅度領先。其中的話,有一個很重要的原因在于4路和8路這么一個需求或者是出貨量的增長。反過來這也是各個廠家為什么來爭奪這一個市場的重點原因,從其他的機型來說,基本上我們可以看到2U服務器或者1U服務器,就是單體的服務器,各家的產品相對來說是比較平衡的,售價也都差不多?,F在你需要得到這一部分新的增長,從現在的情況來看,基本上體現在4路和8路服務器的銷售上面。所以你在國內市場仍然想保持超出世界平均水平的增長的前提下,可能這一塊的產品一定是各家都非常重視的一個點,所以這也是為什么從現在來看,各個一線廠商它都非??粗剡@一塊的產品。包括一季度發布的市場調研報告,我們會發現浪潮它用了大量的篇幅介紹了他們家的4路、8路在市場上是第一份額的,這也是大家看重這一塊市場的一個體現。

     

    我們看到杰和也發布了自己的4路服務器。您能給我們大致介紹一下這款產品?

     

    鄭茹冰:可能很多的網友對杰和這個公司,說實話也許沒有聽說過,但是我剛才介紹過,實際上從2012年開始我們在這個服務器市場已經超過5年的耕耘了。從最初開始到現在也是一路艱難走來。

     

    說到杰和的4路服務器產品,它在業界不是一個全新的形態,我們也是追隨者或者是后來者,甚至可以說是模仿者。為什么要做?實際上我們最初做這個項目的時候,也遇到了很多的不同的意見,既有英特爾、合作伙伴善意的質疑,也包括公司內部管理層不同的意見。最后在公司相關高層多次會晤激烈碰撞后,最后達成一致的意見,其中一個主要的原因:中國的市場訴求大,4路和8路在未來這幾年一定是市場的熱點。如果想要分享國內X86市場這塊蛋糕,就一定要有這樣的高端產品,有你的產品。

     

    反過來說,如果其他的客戶看到你們一直是低端的產品,它會質疑你到底是沒有能力還是其他的原因。所以從這個方面來說的話,不管這個產品它是不是最新的平臺,意思就是說英特爾馬上發布新的平臺了,別人可能就說為什么不等下一個平臺再去做,或者是說不管這個產品和其他家來比較的話有沒有真正的優勢,杰和首先要有一個東西出來。一方面表示我們確實有這個能力去做,第二個讓我們的合作伙伴有這個信心,我們做這個服務器產品不是玩票的,能夠做的,我們就做,不能做,我們就不做。杰和會一直持續地在這方面去發力,這個也是杰和科技在這個產業的一個態度。

     

    在您看來杰和科技的差異化優勢是什么?杰和自己研發的GIM管理系統的亮點在哪里?

     

    鄭茹冰:亮點說實話可能也談不上,但是我們剛才講過了,對于這個4路服務器產品,我們現在推出來的肯定不是全新的,一定是一個追隨者,也可以定義成模仿者。杰和作為4路后來者,起碼有一點優勢,也就是說當前面的一些友商或者是一線廠商是我們追逐的對象這些廠商,推出了相應的他們對市場理解的產品之后,我們在后面做的,具備后發的優勢。就是說它這個東西推到市場上去之后,經過了實際客戶的應用,它多少還是會有一些所謂的真正的痛點也好,或者是其他用的不順手的地方,這些點多少還是會存在。我們在后面去做的話,我們就會把它這些缺點,客戶訴求及所需要解決的問題,都盡可能地避開。

     

    實際上我們在定義杰和這款4路產品的時候,由于一線廠商都在布局這塊東西,所以我們就分析了他們推出的形態。從我們了解的情況來看的話,基本上一線的服務器廠商推出的4路產品主要是以4路為主,而且它的內存和存儲擴展的性能都特別大。我們注意到很多企業實際的需求,它根本不需要這么大內存的擴展,或者說它不需要這么大的存儲部分的擴展,簡言之:當他們需要4路服務器,但又不需要那么強大的擴展性能的時候,他們可能難以在市場上尋找到可以滿足或者說適合他們對于4路服務器入門級需求的這么一款產品。根據這種情況,杰和科技推出的4路服務器,實際上是2U高度的,相較于4U的高度,我們的內存的容量可能剛剛好,可以滿足這部分客戶的要求,性能也是一樣的情況。反過來去看:同樣是4路服務器,杰和提供的是2U,而其他廠商是4U,不管怎么樣,從整體服務器的硬件成本上來說的話,我相信我們杰和公司的產品一定比他們4U形態的要便宜。

     

    大會上介紹過了GIM遠程管理的系統,這個系統也是搜集了客戶的實際需求以后,在其他友商同類型的服務器的軟件管理功能上面去做了相應的一些優化。打個比方,有一些友商的產品可能在遠程的開關機控制這一塊做得不是太人性化,杰和根據這個客戶實際的反饋做了一些修正。同時杰和的GIM軟件也是經過我們的客戶在使用反饋后,多次修繕的版本。

     

    我們這種體量的供應商,對于客戶實際需求的反映時間,我相信絕對比一線廠商要快。這個我們在和我們很多客戶溝通過程當中,他們的一些真實的反饋。打個比方,可能一線廠商它一款標準的型號出來之后,它會以一個批量的形式去生產,有部分客戶說你把這個東西改一下,行不行,肯定是行,但是你量不夠的情況下,或者是他們內部的人手有其他重要項目的情況下,它可能沒有辦法那么快去響應,甚至不響應。而杰和不同,現在服務器市場越來越集中化,巨頭基本上把份額都吃掉了,對于我們這種小廠商,任何客戶的實際需求我們都需要快速響應,這樣才有可能在這個殘酷的市場里面去分得自己的一部分份額,我相信這個是我們第二個非常重要的優勢。

     

     

    現在服務器市場也出現了一些新的變化,出現了新的產品形態,比如說超融合架構這塊,您介紹一下未來我們杰和是否會切入到這個市場,或者說還有更多新的布局呢?

     

    鄭茹冰:超融合部分,我想您應該指的是目前市面上這兩年比較熱的一個應用,就是把相關的服務器、交換機、路由器、供電部分做成整機柜,然后以一體機的方式交貨。對于杰和目前而言,應該說在這種形態的產品里,杰和的服務器作為其中核心的組成部分,已經在正常供貨狀態。

     

    比方說現在超融合的儲存方案,用了雙子星和四子星的產品形態,那杰和的雙子星和四子星產品在2016年初就已經發布了,現在我們的產品線部分的話,除了我們標準的1U、2U,單點的支架式服務器以外,我們還有雙子星、四子星,現在我們已經向國內部分服務廠商供貨了。他們主要采用杰和的雙子星和四子星用在軟件定義儲存方面,它基本上采用Nutanix一樣的方案,就是用軟件定義儲存去取代原來的產品形態,這個是已經有的。未來把剛才說到的交換機,還有路由器這種產品整合在一塊,這一塊的整合,不一定是說交換機或者是路由器,一定由我們杰和來做。那我們會找一些合作廠商,做一個打包式的合作,他們提供他們能夠做的東西,杰和提供服務器產品,最后做成一體的解決方案的向我們的客戶提供一體化的產品和服務。

     

    在接下來一段時間內我們杰和在產品方面有什么布局?或者說推出什么樣的新產品?

     

    鄭茹冰:實際上杰和公司除了服務器的產品,它還有幾大產品線,其中一個是叫OPS電腦,那個主要是用在教育部分。另外一個重要的產品線叫做桌面虛擬化,它主要是做瘦客戶機或者是胖客戶機,也就是瘦終端和胖終端,主要的產品看起來就是那種小盒子。為什么我要說這點,剛才講過,前期很多的公司賣純硬件,我們發現了這個市場情況,如果你是賣純硬件,你會發現整個的生意越來越差。因為對于純硬件的東西來講的話,每一家拿到這個東西唯一做的事情就是降價。這種毫無實力和技術價值的事,對于任何一家公司而言,都是弊大于利的。就一個企業而言,保持合理的利潤和營收,才能保障公司的存活,并未公司新業務發展蓄力。就市場實際境況,單靠銷售純硬件,幾乎沒有辦法和我們這些合作廠商去議價,要提高議價空間,你就必須得做并且能做一個整體的解決方案。

     

    杰和一直都在思考市場需求,也一直在努力朝著一體化產品方案努力。我們有我們服務器終端,有瘦終端或者是胖終端,再加上目前有一支龐大的軟件團隊。比方說今天下午剛做的NAS企業存儲解決方案發布會,就是以軟件團隊牽頭的杰和解決方案的項目。目前,我們軟件團隊正在推動桌面虛擬化系統的開發。從前端的服務器,應用端的瘦終端,再加上我們的軟件,杰和就可以讓客戶在有桌面虛擬化這一套需求的時候,直接打包給他們。我相信在國內同級別的廠商這個群體中,杰和是目前獨一一家具備這個競爭實力的。當杰和這種整體實力越來越豐厚,我們遇到相應的需求,那空間就會更大。

     

    另外從2016年底到2017年初這個時間段,我們和我們的業務部門把北京、上海、南京等地的客戶遍訪了一圈,我們看到目前比較熱的服務器形態產品,這一塊主要是兩方面,一個是針對與AR市場,人工智能這方面的設計,還有一部分是針對于圖形設計、計算這部分的設計,這兩塊需求,聽起來好像是同樣的東西,但是實際上這兩個應用方向、對服務器的硬件需求還是差別的。AR,它可能是需要在同一個CPU上掛載的GPU的卡,盡量需要你在同一個GPU上面,這樣才能夠協同運算。

     

    對于我剛才說的另外一個桌面的設計和3D圖形渲染這些的話,它可能由于為了替代原有圖形工作站,它不需要GPU卡都掛在一個CPU上面。這一塊,我們收集的情況,現在市場對于這一塊產品的需求很大,但是市場上又沒有特別合適的,能夠特別滿足他們需求的硬件提供。包括一線品牌的這些廠商,就目前為止,都還沒有正式推出滿足相關應用的需求,因為這種應用,盡量是單排的機器,掛載的GPU盡量多,這樣子才能分攤到它這個計算平臺的成本。也就是說在雙路的服務器上面,它可能需要8個甚至16個,現在這種類型的產品確實不多。我們目前已經開始做這個項目,也是想盡快地把它推出出來,來滿足這部分的需求。這個也是我們第二個非常重要的正在做的一個產品。

     

    當然,還有很多其他的熱點,說實話,像我們這種體量的公司,我們也有我們的自知之明,我們資源有限,盡量是說看到機會了,我們會去做,我們會把資源馬上聚焦,先把東西做出來,推向客戶,后續如果說資源釋放出來了,再看其他的機會點。

     

     

    記者:其實和鄭總這邊交流,看到杰和在對服務器市場這塊的觀察還是很深入的,并且有很多樣化產品布局。今天我們的訪談就到這兒,非常感謝鄭總接受我們的訪談,謝謝。

    ? 奥彩开奖结果